盟市频道
 
站内搜索
呼和浩特  包头  鄂尔多斯  赤峰  通辽  呼伦贝尔  兴安盟  锡林郭勒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乌海  阿拉善  满洲里  二连浩特
视点聚焦              更多 >>
梦娃公益广告的展播:梦娃送吉祥送美德
【视频】笑脸如花儿般绽放
我国恢复国宾车队摩托护卫 曾因阻塞交通…
《你所不知道的中国》内蒙古站:那达慕大会
本土微电影《认舅舅》
二连浩特市:大项目强筋壮骨促发展

    热点新闻              更多 >>
·自治区人大法工委组织开展《内蒙古自治区非…
·锡林郭勒|2017年锡林郭勒盟马头琴协会…
·鄂尔多斯|儿童剧《绿野仙踪》在鄂尔多斯大…
·2017年艺术、文博、群文系列专业技术人…
·秋天悄悄“爬”上来
·首届内蒙古青年电影周开幕
·蒙古包换代
·最美道路
·警犬伴我度中秋
文学论坛
《空心人》现实中的梦境与梦境中的现实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作者: 日期:2016-9-15 浏览量:838次
字体:     
  当代蒙古族小说经历了“十七年”时期的重要发展阶段、新时期的私人化写作,如今在都市化与民族间相互开放和交流的背景下思索民族的性格和民族文化之根。我们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富有历史使命感的蒙古族小说家们对社会与民族的关爱之心。鄂尔多斯80后牧民小说家扎·哈达的小说《空心人》便是这样的一篇小说。
  《空心人》发表于《阿拉腾甘德尔》2010年第2期。本是一篇蒙文小说,后译成汉文。虽然汉语可能无法完整地呈现出蒙语所包含的文化积淀、文化价值和文化意义,但是《空心人》依旧让我们聆听到一个古老民族新一代的文学话语。小说的题目会让我们联想到现代派诗歌大师艾略特的诗作,同时也带给我们无奈与绝望的阅读体验。而在细读文本后,我们会发现作为一位蒙古族作家,扎·哈达对本民族文化难舍难分的情感。这种情感在小说中表现为现实中的梦境。
  小说的开头即是主人公道日吉老人的梦境:“梦见自己捡了几个月才攒下的破烂儿堆上,腾起了一股烟柱,那烟柱直冲云天,竖成了一根擎天柱。”这个梦境意义含糊,而作者在小说中却让主人公道日吉老人在两个时空里穿梭,一个是现实时空即道日吉老人的生存环境:道日吉老人跟他的老伴住在蜂箱似的一排房子最北端。他家有4头老母猪,道日吉从来不去侍弄它们。他每天一大早起来就到处看,哪有纸箱、纸盒、酒瓶废铁之类的东西……对于现实生存环境极度逼仄的老人来说,历史时空的存在成为他心灵的慰藉,这便是道日吉老人少壮时期的生存环境。两种时空形成鲜明的对比,进而构成了我们解读小说《空心人》的宏观语境——工业文化与农耕文化的冲突。在蒙古族特殊的生存环境中便演化成了工业文化与草原文化的冲突。
  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人是具有逻各斯(理性)的动物”这一经典定义,即“人是符号和文化的动物”。人创造文化,又被文化所创造,于是人是文化主体,同时又是文化的对象。人生存与世界上,也就意味着人在文化中。这种复杂的依赖关系,或许可以通过稍加修改的康德的著名公式来表达:“我在文化中,文化在我心中。”道日吉即是这样一个生活在工业文化之中,心中却怀恋着草原文化的焦虑个体。他远离自己曾经熟识的传统,却不能转换自己的文化身份。虽然我们不能因为道日吉文化身份的断裂而简单的认为作者与乌热尔图一样执着地守候母族的文化,但我们在小说中可以看到作者以道日吉今昔处境的强烈对比表现出对草原文化中某些价值观念的认同。生态伦理便是其中之一。小说中作者书写了大工业时代对草原生态的破坏:“道日吉小时候,这个地方真是风调雨顺、细雨绵绵的富饶之地。”而如今道日吉老人只能“沿路捡着被弃的酒瓶、烟盒、塑料瓶……”从这个角度来讲,《空心人》这样的情节并不新鲜。因为在20世纪90年代已经出现了表达环保和生态意识的小说如乌热尔图的《沉默的播种者》、满都麦的《四耳狼与猎人》等等。
  扎·哈达毫不掩饰地表现出在文化融合过程中,对草原文化中的精华慢慢消失的心痛。曾经的生活方式中的价值标准已不再被奉为圭臬,这到底是时代的进步还是人性的扭曲?
  明代史书《北虏风俗》中写道,蒙古人“最敬者笃实不欺……其最惮者盟誓,伪则不誓,一誓死不渝也。”游牧经济的分散性和战争的经常性决定了游牧人必然以诚信作为最高道德水准,因此诚信成为草原文化中的核心元素。道日吉年轻时掰手腕赢了5千斤煤的事件,让深处城市的我们难以置信。在这样的乐土上撕开裂口的是道日吉的岳父“那个走街串巷做买卖的小贩子”,这种象征意味不言而喻。当道日吉家的羊最终都成了小贩子家的财产,当老喇嘛再也没有来到道日吉家的蒙古包,当女人们看重的不再是男人的力气而是他口袋里的钱……消逝的绝对不仅仅是道日吉无限怀念的青春时光,道德伦理与宗教信仰在文化交流与碰撞中的巨变已经不可避免。
  小说的结尾处作者以老人的拭镜举动来完成对民族文化的自我审视,并将目光与期许寄托于远方的老喇嘛,这似乎不再是乌热尔图一样对现代文明无可奈何的姿态,亦走出了跨文化传播过程中的文化悲观主义恐慌。
  在扎·哈达《空心人》的书写中,对具有蒙古民族特点的草原文化的怀想与向往在道日吉老人现实的梦境中以蒙太奇的方式呈现在我们的面前。但另一方面扎.哈达没有象扎西达娃一样让自己的主人公走进一个时间轮回与时间碎片的空间里。相反,扎·哈达用梦境中的现实来折射现实世界中对于道日吉的生无可恋。在小说中道日吉做了3个梦——破烂着火、与妻子和谐恩爱的家庭生活以及回到自己的童年时代。3个梦境都是惊醒的,惊醒的缘由分别是擎天柱一般的烟柱、妻子的凉水和变成坟地的草原。此时我们应该可以发现这3个梦境的共同点——开始都是美梦,却都在焦虑不安中醒来。这种荒诞反常的心理现象被作者捕捉,试图指向一个总体性的象征世界和价值体系。失去了原有生活方式的道日吉跌落在社会的最底层,而真正让他不安与焦虑的却是他内心的虚无与漂泊。这种虚无与漂泊并非缘于经济的穷困。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在小说中并没有将文化与文化之间关系简单化。而是通过个体内心的冲突来还原历史语境中文化融合与冲突的状态。道日吉已经有了现代社会的交换与分工意识,与此同时他扔掉了捡来烟盒中的珠宝饰品,文化上的真正认同依然是遥不可及。
  道日吉的出走也并不能说明作者试图阐释的是民族文化的远遁与孤立,相反,作者想做的恰恰是通过小说来寻求民族文化精华的储存与延续。虽然就文本本身来讲,很难判断道日吉的目的与去向,然而对老喇嘛的追寻至少说明老人内心信仰的执着与不灭。
  无论是现实中的梦境还是梦境中的现实,扎·哈达以一种让我们感觉陌生的文化形态来对照我们已经熟知的文化形态,我们也许也会怀疑,在如今的文化语境中,喇嘛与敖包是否能够产生原有的象征效应。但现代工业文化衰败的景象却是毋庸置疑的,也许草原文化只是一种镜像,真正需要我们深思的恰恰是它所关照的现实世界。
                                                                                 (责任编辑 杨文娟)
友情链接                                                                       更多>>
文化精英网
科尔沁文化——中国通辽网
中国红色书画家协会
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网
文化部
科技网
人民网
新华网内蒙古频道
蒙古文化网
杨鲁安文化艺术网
内蒙古文化产业网
中国.内蒙古
Copyright© 2016 WWW.NMGWHYSW.COM Corporation,All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
蒙ICP备10200666号-1 策划设计:内蒙古信诺网络有限公司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0158号